见光即死。

看这部漫画是在初中,季节应该是深秋,窗户没有关,窗帘不停地飞。我窝在被子里看了一个通宵,翻到最后一页时特别想哭,但是又哭不出来,心里空荡荡的,整个人都很茫然地看着天花板,就知道风在我耳边呼呼地吹,越来越凉,一直吹到天光大亮、楼下有了人声和车鸣。
没见过这样的故事呀⋯⋯那会儿我也算得上是横扫租书店的小BOSS了,看过的少女漫少年漫登满了租书簿子,有书页被风吹动的刹那定格,也有恍惚一梦的破碎分镜;有传统意义上携手共度人生的Happy Ending,也有阴阳相隔挥泪告别的悲哀过场。拥抱和别离的姿势我都见过很多,但唯独没有见过形单影只又好像很潇洒恣意、脱离了历史的道标和观察者所能书写出的任意传奇的浪迹。...

写手杂谈向二十题问卷

出自http://sanqianqiu.lofter.com/post/2475f6_6cd9a48

==========

1.请写下喜欢的颜色

藤色。

2.请写下一个喜欢的名词

时光。

3.请写下一个喜欢的形容词

古老的。

4.请写下一个喜欢的成语/四字短语

开天辟地。

5.请写下最偏爱的季节,并写下一段关于这个季节的话

初秋。

夏末秋初,正是华鱼界最美丽的时节,堆积了四个月的厚重雨云终于散去,天空呈现出一种明亮而温柔的薄青。无数种花木——姬龙叶、银星牵牛、南川木茑、羽叶莲、九重葛、叶茑萝……一夜之间从最南边的原野盛开到极北的山巅,将整个世界都笼罩在清淡而暧昧的香气中...

【交文不杀|番外】冬日

  
  奥尔盖什山脉宛如一道飘浮在北海之上的洁白云霭,自古以来便沐浴着雪神殿的冷光。从山顶吹下的风卷起雪沫,沿着冰晶河一路狂奔。河岸两旁的常青树木落了一身积雪,仿佛是开出了一簇簇的白花。椴树、栗树和山毛榉填满了山谷,枯草在丘陵间凝成大片点缀着柔白的灰绿,那种略微有些黯淡的颜色一直蔓延到被群山遮掩的远方。而天空像是一块浸泡在水里面的冰晶,寒冷而微微透明。
  这就是莫汐在尼贝隆根大陆上看见的第一处风景。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雪后特有的清冽气息直灌胸肺,还带了一股子干柴和落叶燃烧时所散发出来的懒散劲儿,那是在过去的秋日里保存下来的暖阳的味道,无比温存地从山坳里飘了出来。
  路标上的积雪已经被人拂去...

【阿卡里希故事集|045】守墓猫

  “今天你会讲新故事吗?”


  男人蹲了下来,一边笨手笨脚地用滤纸卷着金烟叶,一边跟正襟危坐在墓碑上的黑猫说话。黑猫的年纪已经很老了,老得皮毛都打起了褶子。


  “也许吧。”黑猫没理他,长尾啪地扫过墓碑上长满苔痕的刻字:


              科特拉·伊斯梅尔


              Me.795-Me.868


             多一分仁慈,少一分痛苦


  “伊斯梅尔平衡定律的发现者,历史上第五个领悟龙神法则的真知。”男人像是被导师提问的学生一般迅速答道。“同时也和阿方索大帝一同开创了香石竹王朝,它是四个纪元以来最...

文风。
自己大概没有文风,想写什么风格的文就恶补几天同风格的名作。
⋯⋯有点糟糕_(:3」∠)_

【摩天图录】南华之鱼与天之膏润

【华鱼界】

华鱼界简称华鱼,意为“南华之鱼”。首都为望京。

☆位于郁木外邑盈花垣南明火域,算得上是偏远天垣的偏远星界。与熔金区光虹界同处一域。界内八成半被水所覆盖,陆地仅占一成半有余。有三州,曰,又有万千岛屿星罗棋布,小者百十亩,大者数万亩。

☆一年260日,每日18个时辰;10个月,分三季:夏(1-3)、长夏(4-7)、秋(8-10)。华鱼人称其为炎、雨、凛三季。

☆华鱼界由于终年高温,雨水丰沛,日照充足;是以古木参天,繁花似锦,农、林、渔、矿都相当发达。居民的生活质量在昆仑四境中排在中等,生活安宁祥和。

☆天子庭作为昆仑天设于昆仑境的下属中央政府机构,是华鱼界的最高行...

【昆仑往事】云鲸

  云鲸在云海的深处静静地沉睡着,这是一种温驯的奇兽,能够唤来终年不歇的暴雨。昆仑境很多界域中都能找到它们的身影。晴天是没办法捕捉云鲸的,雪白的云朵是它们天然的保护伞。就算是邵义这样经验老道的捕鲸人,也无法判断云鲸的位置。
  只有在暴风雨来临之时,乌沉沉的雨云才会暴露云鲸的踪迹。这时邵义就会披上蓑衣,驾驶着风舟扶摇直上,他驾船的技巧在灵泽界数一数二,能够于扑面而来的狂风骤雨中,准确地找到最佳的风路,这让他的工作效率几乎是其他捕鲸人的两倍。

  邵义的风舟渐渐靠近一只云鲸,它正在云层中打滚,从喷气孔中吐出雪亮的电光,云海把它震耳欲聋的歌声传得很远——在当地的方言里,雷鸣和鲸歌用同一个词来表达。...

【绘梦卷】梦浮槎

翻了下聊天记录,大概是11年左右的一个梦。过年,吃得很撑。中午电脑都没闭就倒在炕上睡过去了。现在想起来,大概是家里长辈悄悄帮我关了房门,不准其他人进来,这个梦才能做得如此之长。

先于梦中出来的那位是个青年,生于王侯之家,是那种有点病弱的贵公子的感觉。

有一日他好友请他去参加一个鉴赏会,会上各种花木玉石、书画古玩。然后他们就挨个点评观赏,气氛非常热烈。

青年觉得有点气闷,于是就没跟他们凑一堆,自己在边上喝酒。后来有个人拿出来一卷画,画上一只白虎威风凛凛。大家都说哎这老虎可真霸气嘿~,只可惜画者并不出名,因此没有获得很高的评价,只有青年非常喜欢。

接着出场的是一只细颈花瓶,釉色鲜亮,绘着美...

【昆仑往事】南华之余

  我的童年是在华鱼界度过的。

  它极其偏远,在盈花外垣最南部的角落。界内八成半是水,剩下的陆地像一条鱼——南华之鱼,因此得名。

  自我成年离家,去往万卷城求学之后,这条游曳于星海边缘的孤鱼便三不五时地跃出我的梦河。同样回忆起来的,还有家乡的味道。

  思乡跟馋分不开。这话说得一点儿都没错。


  【蜜芦】 

  蜜芦是雨季一定要吃的水果。

  它个头很大——比我的脑袋要大得多。果皮淡青,摸着有细细的纹路;瓤浓绿,清甜多汁;籽赤红,咬起来吱嘎作响,用油炒过后,有花生似的脆香。

  望京最好的蜜芦要数白阳院叶家的。刚入雨季,叶家人便赶着满满一车蜜芦,顺着...

【阿卡里希故事集|046】书架迷宫(上)

  
  “你说索尔维之珠?我们倒是更喜欢叫它索尔维迷宫。那可真是个再好不过的地方了!
  说起来你可能不会相信。时至今日,我还觉得自己是当初那个在夏叶之馆的十字廊上迷路的小女孩儿,傻乎乎的,不知道该走哪个方向。”
       ——收集于穆斯贝尔王国霍里芬省东部之忍冬庄园,由莱妮·奥尔金森讲述,采风者茵格·莫伊勒记录整理。
                 ...

© JeuSol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