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光即死。

【交文不杀|番外】冬日

  
  奥尔盖什山脉宛如一道飘浮在北海之上的洁白云霭,自古以来便沐浴着雪神殿的冷光。从山顶吹下的风卷起雪沫,沿着冰晶河一路狂奔。河岸两旁的常青树木落了一身积雪,仿佛是开出了一簇簇的白花。椴树、栗树和山毛榉填满了山谷,枯草在丘陵间凝成大片点缀着柔白的灰绿,那种略微有些黯淡的颜色一直蔓延到被群山遮掩的远方。而天空像是一块浸泡在水里面的冰晶,寒冷而微微透明。
  这就是莫汐在尼贝隆根大陆上看见的第一处风景。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雪后特有的清冽气息直灌胸肺,还带了一股子干柴和落叶燃烧时所散发出来的懒散劲儿,那是在过去的秋日里保存下来的暖阳的味道,无比温存地从山坳里飘了出来。
  路标上的积雪已经被人拂去,箭形木牌指着炊烟升起的方向——
  “冬日村,一级村落,隶属于中立国度华纳海姆。”
  “往前走,朋友,我们已经举杯,就等你了。”

  ☆   ☆   ☆

  冬日村就坐落在白溪林的尽头。
  这座村子着实算不上大,也并没有什么宏伟的建筑物。木头、草皮和灰泥制成的篱笆墙在村子南边的坡地上圈出了十多个简单的长方形,船型屋顶倒扣在那些方框上,烟雾从排烟洞里缓缓升起,仿佛升起了一片柔和的水光。村西的农场在夏天时或许会很繁盛,但此刻田埂上面只陈列着堆成圆锥形的秸秆和枯枝。同样荒芜的还有北边的草场——大地仍在冬眠,只有稻草人一直孤单地等待春日。石砌的围墙在村子边缘划出了两道歪歪扭扭的弧线,一边是刷着白漆的宽大木门,而另一边是用干草和木板搭建起来的马厩。道路断断续续地蜿蜒,穿过这两处缺口,最后消弭于日出的方向。
  莫汐走到村口的时候,守在木门旁边的两个民兵就中断了他们原本的谈话。左边的民兵看了莫汐一眼,扭头跟同伴嘟哝着:“看看,又来一个,我敢打赌,我这几年见到的陌生人加起来都没有今天的多,蒂珐拉到底送来了多少越空者?”
  民兵的嗓门不算小,至少这时候路过村口的人都听见了。莫汐一时间接受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视线,那真是惨无人道的围观,他尴尬得脸都红透了。
  “哈哈哈,汤姆,得了,别捉弄这个小伙子。” 右边的那个大笑着把莫汐推进村子,差点儿把他推了个跟头,“去吧,老格林威尔在旅馆里面等着你呢,他披着松针绿的毛斗篷,上面别了一枚奖章,腰围是我的两倍,非常好找。”
  “那是真火勋章。”叫做汤姆的民兵嘟哝着,“老格林曾经参加过银角之年的穆斯帕尔守卫战役,他很乐意跟别人讲他的英勇战绩——不过说真的,他要是能徒手干掉六个寇鱼人的话,那我也可以一箭射穿狱魔狼的三只脑袋。”
  他停顿了一下,然后含含糊糊地对莫汐说:“旅馆在村子东边,门口有一棵老橡树的那座就是。也许你愿意去尝尝黛拉师傅的辣马铃薯和腌菜,我是说……”民兵对着莫汐行礼:“愿白金龙的光辉照耀你的旅途,远道而来的越空者。”

  ☆   ☆   ☆

  风铃叮叮当当地摇晃,旅馆的大门在莫汐身后缓缓合拢。
  “真高兴看到您,蒂珐拉的客人。欢迎,欢迎光临鲱鱼旅馆。”
  壁炉前传出风一般轻柔又沙哑的声音。一个苗条的高个子女人就站在明亮的火光之中,她盘着发辫,手中端着一只被碗碟挤得满满的大托盘,食物的香气有点飘渺,像是隔着一层纱嗅到的那样,不过这还是让莫汐下意识地摸了摸肚子。
  “您饿了?想来点儿什么吗,面包、芜菁、还是炖菜?”女人笑着问。“像您这个年纪的男孩子总是会觉得饿,似乎永远没有吃饱的时候。”
  “他现在不会饿,等会儿再说吧。黛拉,再给我盛点豌豆,我倒是不得不在这里坐上一天。”另一个声音说,它听起来坚毅得像是高山上的巨岩,如今正沉稳地嵌在炉火前的高背椅里。
  “过来,小家伙。”那个声音继续说,中间还伴着木杖敲打地板时所发出的咚咚声:“让我看看你,看看万色返空蝶又送来了什么样的人。我希望是个战士,战士总是最好的。天知道这年头为什么有那么多的法师,我看见他们就牙疼。”
  真糟糕,莫汐想。他并不是一名战士——不过也不是法师——对方的脾气看上去不太好,手里还有根棍子。
  反正、反正总不至于抽他吧……

  莫汐硬着头皮走到了壁炉旁边,他看见了民兵所说的那个披着松针绿的毛斗篷的老人——老格林威尔叼着烟斗,目光如同一把翠玉巨剑,它劈开缭绕在老人身边的淡蓝色的烟雾,接着狠狠地刺入了莫汐的身体,尖锐得甚至让他产生了疼痛的错觉。
  “牧师。”老人打量了片刻,把手杖放在了桌子上(莫汐松了一口气),低声说,“我不讨厌牧师,”他摩挲着他的右手,火焰在他布满皱纹的脸上留下跃动的阴影。“白金龙的信徒曾经挽救了我的手,当时它跟手腕之间就剩下一层皮还连着了。”
  “我一直想找到当年咬我的那只寇鱼人,用锤子把它的三层牙齿一颗一颗地敲下来听响儿。”他示意莫汐坐下,接着露出了一个有点儿生硬的笑容,“那么,越空者,告诉我你的名字。”
  “十诫。”莫汐有点拘谨地回答。
  “你们越空者的名字都特别奇怪。”老格林威尔哼了一声,“就在半小时前,我还遇见了一个叫‘你吃药后’的猎人。听听,这都是些什么名字,我敢打赌,就连最野蛮的兽人也不会给自己的孩子起这么古怪的名字的……”
  ……那家伙说不准还有个叫“你治疗前”的朋友呢。莫汐默默地在心里嘀咕。
  老人抱怨了一通,接着慢吞吞地从座椅下面的阴影中抽出了一本书,莫汐注意到那儿还堆着不少同样的书,只不过封面的颜色有所不同。
  “这是原种书籍,不过我们通常把它叫做《传颂之书》,只有选择重建尼贝隆根大陆的开拓者才会得到它。”老人粗糙的指尖划过书籍蓝色的天鹅绒封面,划过那上面嵌着的星形徽记和闪亮的镂花银书角,随即把它交给莫汐。“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使命,要知道,灭纪已经持续了四百四十年,战火和仇恨从未止息,我们这些尼贝隆根大陆上的普通人所能做的,也仅仅是苟延残喘而已。”
  莫汐郑重地接过那本书。在触到它的同时,他感觉到了身旁火焰的炽热能量,还有从窗户的缝隙挤进来的冬日的冰风,马铃薯的辛辣味道潮水似地将他淹没,而旅馆里的喧嚣声则像是爆炸一般,在他耳边轰然作响。
  从这一刻起,诸神对越空者最初的庇佑便消失了。莫汐知道,这意味着尼贝隆根大陆承认了他的存在,而他也将真切地感受到这块大陆的一切——不管是冷或者暖、苦或者甜、耻辱或者荣耀、欢欣或者疲倦——他们的命运从此休戚相关。

  “然后你们来了。白金龙说你们会令尼贝隆根重返繁华;凤凰为你们建造了不死鸟之枢;万色返空蝶引领你们穿过虚空涡流,降临这片土地。你们也许会带来希望,也许会带来战争,也许会带来可供吟游诗人传唱千年的史诗传奇,也许什么都不会带来。”老人最后叹息着,将右手贴紧左胸:“请你记住这一天,越空者,记住你来到这片土地的日子——这是冬日告别夜的第二天,蝴蝶风暴之年的一月一日。”
  “愿春日与你一同到来。”
  莫汐觉得,他开始喜欢上这个游戏了。

====================

……翻东西时发现的三年前的旧稿……是不知何时才能写出来的全息网游文的番外……正文没两章就写番外的我也是拼Orz

是说我是真爱全息网游啊_(:з」∠)_

评论(13)
热度(3)

© JeuSolar | Powered by LOFTER